| 北大法学院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开展项目 > 政府信息公开公众支持(OGIPS)项目

中心三教授申请公开首都机场高速公路收费信息

浏览字号:  

案例简介

  2008年5月,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主任王锡锌及研究员沈岿、陈端洪三位教授分别向市交通委、发改委及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首发公司”)提出申请,要求获知“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的投资总额及其中贷款总额、其收费依据,及1993年通车至今收费总额及其去向等信息。

一、

  2008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依据《条例》,政府信息公开方式有两种:政府主动公开和依申请公开。其中,“依公民申请公开”是指市民可以申请要求公开没有在网上或其他途径主动公开的信息。

  根据教授们进行的相关课题研究,首都机场高速当初立项时是“政府收费还贷公路”,不以营利为目的,贷款全部还清后就应停止收费。但建成收费3年多后,北京市政府把该公路的性质改为“经营性公路”,并重新核定了30年的收费权。类似的还有京石高速公路北京段等收费公路。十多年来,这些公路的收费及其流向等信息并未向公众公开,作为使用者和缴费者,公众有权了解信息。中心三位教授正在着手一个“中国高速收费政策改革”的研究课题,机场高速作为典型的收费公路,将成为课题的重要研究对象。

二、进展

  5月下旬,中心主任3位教授根据这项规定递交了自己的公开申请。给市发改委的申请,由中心工作人员当面递交,申请号是12、13、14。此前发改委还没有受理过关于要求高速公路收费信息公开的申请。交通委的申请以传真的形式递交,同时我们还以挂号信的形式向首发公司提出申请,这是本市由个人向企事业单位提出公开申请的首个案例。5月29日、5月30日三位教授先后收到市发改委和市交通委的回执,表示将在15个工作日内给予答复。但未收到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方面回复。

三、答复

  6月18日,三位教授收到市交通委、发改委的回复。根据北京市发改委和北京市交通委的信息告知书,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的投资总额为116500万元,其中2004年-2007年累计通行费收入为183893万元。另外,北京市发改委信息告知书还提供了机场高速公路通行费的收取依据,即《关于降低首都机场高速路通行收费标准的通知》和《关于降低首都机场高速路苇沟收费站通行费标准的通知》。

  对于三位教授申请公开的“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的投资总额中的贷款总额、1993年至今的收费流向”等信息,北京市发改委和北京市交通委均以该信息不存在为由,未予公开,并告知三位教授向首发公司咨询申请;对于“机场高速公路1993年至今的收费总额”,发改委以非本机关信息为由,告知三位教授向交通委申请,但交通委并未提供1993年至2003年间的收费信息,告知三位教授向首发公司咨询申请。北京市交通委提供的2004-2007年机场高速收费总额,只是提供了一个总额数字,未提供任何原始收费数额信息材料的复印件。

  针对北京市发改委和北京市交通委的上述答复,王锡锌教授认为,“存在一定的踢皮球的可能性,两个政府部门的答复,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目前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面临的困难。长期以来,我国各级行政机关受到传统行政思维和行政文化的影响,没有主动公开政府信息的意识”。王教授分析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近两个月来,相比普通民众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较为强烈的愿望,政府机关的表现不够理想,对于公民的信息公开申请重视程度不够。虽然我们已经有了《条例》这一行政法规,但是政府部门还未做好充分的准备。” 王教授认为,北京市交通委、北京市发改委对于首都机场高速收费流向信息,以其不拥有该信息为由未予提供答复是不妥的,他说,在北京市交通委的官方网站上,他查到了北京市交通委下属的北京市路政局制定的规范性文件《北京市收费公路监督检查管理办法》,其中规定,应当由交通管理部门负责对收费公路经营者进行监管。这种监管,当然应当包括对收费流向这一重要信息的掌握。

  对照教授们填写的信息公开申请,北京市发改委和北京市交通委并未提供全部申请公开的信息,对此,教授们已经两次向首发公司提出申请,但首发一直没有受理,2008年7月首发公司已经主动与三位教授联系,表示希望先进行沟通。教授们认为申请获取的核心信息尚未得到全部告知,决定采取进一步措施推动首都机场高速公路收费有关信息的公开。虽然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但教授们表示会将质询进行到底,因为民众应该推动政府信息公开的实现,不仅是高速费,还有养路费、养犬费,收取了多少,如何使用的,都应该公开。

四、反响

  作为《条例》实施以来,首个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案例,三教授对首都机场高速公路收费信息的公开申请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新华网、搜狐网、京华网、新京报等众多媒体进行追踪报道,社会各界对此事高度关注。此案例开启了各地以个人名义申请信息公开的先河。

  信息信息公开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它将使政府工作更加规范化,也使民众的主人翁地位得到体现。目前很多政府机构似乎还没有完全做好信息公开的准备,譬如一些单位认为信息公开和民众监督会影响办事效率,还有多年的工作传统也使很多部门不愿公开自己的信息。尽管政府信息公开的努力还处于初始阶段,但随着《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进一步落实,及公众对自身知情权意识的进一步觉醒,政府行政终将一步步走向公开和透明。

  来源: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